国际观察:美国减税影响有限 中国如何应对?

国际观察:美国减税影响有限 中国如何应对?

人民网北京12月7日电 当地时间12月2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1比49的微弱优势通过大规模减税法案。三个方面的内容值得重点关注:一是简化并降低个人所得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二是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由35%降到20%,并允许固定资产投资全部计入当年折旧;三是对企业海外利润汇回给予大幅优惠。7日,全球化智库(CCG)举办“美国减税的全球影响以及中国应对”研讨会,六位专家学者就美国通过大规模税改展开研讨,解读美国减税的各方影响,以及中国如何积极应对。

谈到美国税改对中国的影响以及中国的应对,专家表示,过去5年国务院在减费降税方面出台了不少举措,营改增、提高中小企业起征点,对一些特殊产业减半征税等,这些政策对提高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具有重要作用,关键看执行情况。中国在现有体制下,如果能够切实改善营商环境,可以大部分抵消美国降税的影响。

不宜过分夸大美国税改对中国的影响

当特朗普开始减税,欧盟加大查税力度,美国企业的海外利润是否会回到美国?专家指出,减税通常应在经济发展较快、国家税收稳定增长的时期进行。然而,当前美国既不具备里根时代大幅减税的国际背景,亦不具备当时联邦赤字总量不高的财力条件。从历史上看,减税本身一方面可能加剧美国不同群体之间的社会矛盾,另一方面则可能影响政府的民生保障能力及金融稳定能力。因此,面对美国减税,中国既没必要过度追捧,也没必要亦步亦趋。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指出,任何一个单项政策的出台都会产生负面作用,好的宏观政策需要多个政策相互配套才能弥补一些负面因素。很显然,美国目前没有形成完善的配套政策。所以不宜过分夸大美国税改的影响。

就目前形势来看,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减税版本存在差异,因此未来减税法案落地还需要参众两院协商一致并再次通过后经美国总统签字才能生效,即使在正式生效后,其实际效果以及对中国的影响仍是一个未知数。

“美国减税从短期来看会通过吸引资金回流等途径促进美国经济复苏,而长期效果则取决于多种因素,具有很大不确定性。比如,减税可能提高美国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将其2016年底22.8万亿美元规模的公共负债推至新高。而在某种程度上,税收与发债的作用又是等效的。未来,如果美国出现政党轮替,政府可能再次把税率抬升以偿还债务。”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崔凡说。

美国参议院通过的税改议案减税规模达1.4万亿美元,而美国外债已经达到20万亿美元,世界舆论普遍认为,税改将加重美国的财政负担。特朗普期望通过鼓励制造业回流,或者通过减税激活制造业以后扩大税基,同时,通过个税减少带动居民消费来弥补财政收入的减少。霍建国指出,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是通过税改鼓励制造业回流,激活制造业后扩大税基,以及刺激居民消费。从资本回流的角度来说,税改会产生一定的效果。但实际效果可能会打对折,因为回流涉及资源周边配置、产地和销地距离等问题。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表示,在理论上,美国计划通过税改形成一个磁场,从而吸引全球的资本、产业、人才、技术等,让美国轻装上阵,从而提振实体经济的竞争力。但产生实际的影响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加上生产要素的流动有很多其他制约因素,美国税改的影响不可能立竿见影。

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何宁认为,制造业回流美国是个伪命题。企业在哪里投资肯定与利润相关,当然要离重要市场近,全球化布局不等于离开了美国,所以也谈不上回归。美国减税后,企业的投资重点可能会有所转移,但程度有多深有待观察。

美国税改实质上是一场政治博弈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从政治学角度探讨了税改的背景和影响。他指出,共和党预以通过年末一次大改革来弥补特朗普上台后没有任何立法成果的空白,纯粹是为了颜面的政治手段。这也反映了美国巨大的问题,自80年代以来,政治的意识形态化一直左右着美国立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锋同样认为,与其说这次是特朗普的税改,不如说是共和党的税改。主导这次税改方案的并不是特朗普,而是共和党。

中国只有深化改革才能从容应对

专家普遍认为,美国的经济体量和国际地位决定了全世界必须重视美国减税,中国更需要密切关注美国税制改革进程,而不是轻视外界正在发生的重大改变。未来,中国应一方面继续扎实推进自身财税体制改革,全方位优化营商环境;另一方面利用二十国集团(G20)、亚太经合组织(APEC)、“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机制加强税收政策协调,避免恶性税收竞争。

“中国应当基于自身的实际情况,将未来财税体制改革重点放在三个方面:一是加快推进税制由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转型;二是加快清理税外收费体系;三是加快形成控制社会总负担水平螺旋上升的体制机制。”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如是说。

我们必须要加大对美国政治决策的关注和动因方面的研究,对不确定性的特朗普政治经济格局有一个清晰的预判。同时,也要将我们自身的政策调整好,从容应对。CCG执行秘书长李卫锋在谈到中国如何应对时说。

霍建国指出,我们要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把既有的政策落实好,美国减税的影响自然抵冲了。

徐洪才认为,美国开了头,其他国家肯定会跟进。特朗普的减税思路和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减费降税及“三去一降一补”有内在的一致性,都是要提振竞争力,轻装上阵。 徐洪才强调,我们不宜夸大美国税改对中国的冲击,因为中国经济体量较大,有韧劲和回旋余地。我们要根据变化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财税体制改革,因为这关系到国家治理机制的现代化。

“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国迎来了新一轮全面开放,各领域的开放时间表路线图正在逐渐公布。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中国将继续深化财税体制改革,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同时中国还将进一步落实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相关国际条约,执行共同申报标准,在维护国际税收秩序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崔凡说。(常红 饶竹青 刘茹霞)

Source: People’s Daily Online Click to Read more from the respected source


 

Affili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