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演義/18

明史演義/18

←上一版本 2018年1月13日 (六) 03:26的版本
第1行: 第1行:
__TOC__<onlyinclude>
+
__TOC__<onlyinclude>
 
 卻說元擴廓病歿後,尚有無太尉納哈出,屢侵遼東。太祖飭都指揮馬雲、葉旺等,嚴行戒備。至納哈出來攻,設伏襲擊,大敗元兵,納哈出倉皇遁去,嗣是北塞粗安。惟太祖自得國以後,有心偃武,常欲將百戰功臣,解除兵柄,只因北方未靖,南服亦尚有餘孽,一時不便撤兵,只好因循過去,但心中總不免懷忌。所以草創初定,即擬修明文治,有投戈講學的意思。洪武二年,詔天下郡縣皆立學。三年復設科取士,有鄉會試等名目。鄉試以八月,會試以二月,每三年一試,每試分三場。第一場試四書經義,第二場試論判章表等文,第三場試經史策。看官聽著!我中國桎梏人才的方法,莫甚於科舉一道,凡磊落英奇的少年,欲求上達,不得不向故紙堆中,竭力研鑽,到了皓首殘年,仍舊功名未就,那大好光陰,統已擲諸虛牝了。嘗聞太祖說過:「科舉一行,天下英雄,盡入彀中。」可見太祖本心,並不是振興文化,無非借科舉名目,籠絡人心。到了後來,又將四書經義,改為八股文,規例愈嚴,範圍愈狹。士子們揣摩迎合,莫不專從八股文用功,之乎者也,滿口不絕,弄得迂腐騰騰,毫無實學經濟。這種流毒,相沿日久,直至五六百年,方才改革,豈不可歎惜痛恨麼?後人歸咎明祖作俑,並非冤屈。
 
 卻說元擴廓病歿後,尚有無太尉納哈出,屢侵遼東。太祖飭都指揮馬雲、葉旺等,嚴行戒備。至納哈出來攻,設伏襲擊,大敗元兵,納哈出倉皇遁去,嗣是北塞粗安。惟太祖自得國以後,有心偃武,常欲將百戰功臣,解除兵柄,只因北方未靖,南服亦尚有餘孽,一時不便撤兵,只好因循過去,但心中總不免懷忌。所以草創初定,即擬修明文治,有投戈講學的意思。洪武二年,詔天下郡縣皆立學。三年復設科取士,有鄉會試等名目。鄉試以八月,會試以二月,每三年一試,每試分三場。第一場試四書經義,第二場試論判章表等文,第三場試經史策。看官聽著!我中國桎梏人才的方法,莫甚於科舉一道,凡磊落英奇的少年,欲求上達,不得不向故紙堆中,竭力研鑽,到了皓首殘年,仍舊功名未就,那大好光陰,統已擲諸虛牝了。嘗聞太祖說過:「科舉一行,天下英雄,盡入彀中。」可見太祖本心,並不是振興文化,無非借科舉名目,籠絡人心。到了後來,又將四書經義,改為八股文,規例愈嚴,範圍愈狹。士子們揣摩迎合,莫不專從八股文用功,之乎者也,滿口不絕,弄得迂腐騰騰,毫無實學經濟。這種流毒,相沿日久,直至五六百年,方才改革,豈不可歎惜痛恨麼?後人歸咎明祖作俑,並非冤屈。
   
第6行: 第6行:
 
 嗣又由太祖手書,齎遞與興,書云:
 
 嗣又由太祖手書,齎遞與興,書云:
   
 元璋見棄於兄長,不下十年,地角天涯,無從晤覿。近聞兄在江北,為除虎患,不禁大喜。遣使敦請,不我肯顧。未知何開罪至此?人之相知,莫如兄弟。我二人雖非同胞,情逾骨肉。昔之憂患,與今之安樂,所處各當其時。元璋固不為憂樂易交也。世未有兄因弟貴,而閉門逾垣,以為得計者,皇帝自皇帝,元璋自元璋,元璋不過偶然作皇帝,並非一作皇帝,便改頭換面,不是朱元璋也。本來我有兄長,並非作皇帝便視兄長如臣民也。國家事業,兄長能助則助之,否則聽兄自便,只敘兄弟之情,不談國家之事。美不美?江中水,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再不過江,不是腳色。兄其聽之!
+
   
 
 興得此書,乃野服詣闕,太祖出城親迎,入城歡宴,格外親昵,比自家骨肉,還要加上一層。一過月餘,太祖敬禮未衰,席間偶談及國事,興正色道:「天子無戲言。」於是太祖不敢再談。興又屢次告別,經太祖苦留,方羈居京師,未幾即歿。
 
 興得此書,乃野服詣闕,太祖出城親迎,入城歡宴,格外親昵,比自家骨肉,還要加上一層。一過月餘,太祖敬禮未衰,席間偶談及國事,興正色道:「天子無戲言。」於是太祖不敢再談。興又屢次告別,經太祖苦留,方羈居京師,未幾即歿。

Source: http://ift.tt/2EDRkIz


 

Affili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