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风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港股风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香港的几次大股灾
吕志华
 
 第一次熊市恒生指数从120点下跌到58.61,跌幅约51%。
 第二次熊市恒生指数从1973年3月9日的1774.96,暴泻到1974年12月10日的150.11,共一年零九个月,跌幅高达91.5%。
 第三次熊市恒生指数从1981年7月的1810.20开始,跌到1982年12月的676点,共一年零五个月,幅度约63%。虽然熊市的最低点已见,但遇上了香港九七前途问题,因此港股未能回升,只是在低位大幅波动,反复争持到1984年中。以此计算,这次熊市持续的时间则达三年之久。
 第四次熊市恒生指数从1987年10月1日的3968.70开始,最低跌到同年12月7日的1876.18,历时仅二个月左右,跌幅达53%。
 第五次熊市恒生指数从1989年5月15日3329.05,下跌到6月6日的2022.15,历时不足一个月,跌去39.26%。
 
   
 第六次: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恒生指数从16820.30,到1998年探底6544.79,最大跌幅61%,因为政府动用千亿巨资直接救市才打住。
 
   
 第七次:2007年10月30日恒生指数攀上31638历史高点,相对1997年的6544.79点,10年涨了近4倍,2008年百年一遇的美国金融危机,10月底下跌到10676点,最大跌幅66.3%。
 
历年熊市比较
 论熊市震撼性之强,一九八七年十月的一役为最,由于当时没有人见过一天之内下跌1200点的「悲壮」场面,因此广受注目。然而这一次熊市的杀伤力却有限,若论杀伤力,一九七三年的一次最强,不但许多上市公司纷纷破产清盘,许多小股民更是倾家荡产。
 最消耗投资意志力的熊市是一九八一年那次,那次熊市全世界都在八二年中告终,但香港此时遇上了九七前途问题,结果熊市延长了二年。这一年里,股市时而和风细雨,时而暴雨狂风,投资者期待黎明出现,但始终看不见黑暗中的曙光,不少投资者心灰意冷,陆逐离开市场。股市把所有人的斗志消磨殆尽之后,才重纳升轨。
 至于一九八九年的熊市则令港人最陷于绝望无助的境地,投资者对中国的政局完全绝望和愤慨,不少投资者拋售股票并非是为了避免进一步出现损失,而是永远离开这无可计算政治风险的市场,「时间是医治历史伤口的最佳灵药」,当市场情绪性拋售过后,市道又再重新依循经济的轨道运行了。
 
熊市何时结束?
 牛市永远都是悄无声息地死亡,熊市也是一样,当人人都慑于老熊的威力时,老熊也就悄然逝去了。许多人都想探知老牛死之前种种的市场徽兆,但老熊的死亡人们似乎不太关心。其实,我们能够及时避过跌市虽可保持利润不失,然而懂得及时入市,才是创造财富最首要的条件。
 
一九七五年至一九八四年股市重温
 一九七五年香港牛市,持续上升到一九八一年七月十七日星期五,恒生指数最高1810.20。和每一次熊市来临没有两样,事先总是没有人能够察觉的,当日傍晚本港银行公会会议之后,决定把银行各项利率提高,加息后最优惠利率从十七厘上升至十八厘,储蓄存款利息为十二厘,楼宇按揭利率则调升到十九厘。加息的原因,银行公会解释是为了挽救疲弱的港元。当时港元与美元利息差距达三厘半,加上美元不断上升(当时港元没有和美元挂钩),形成资金外流,不少港资调住海外套息。
 加息后第一个交易日(即七月二十日星期一),港股应声下跌,但跌幅有限,全日恒生指数下跌了三十二点二零,交投依然畅旺,市场投资情绪仍然高涨,没有人料到熊市的幔幕已揭开。
 加息并未能挽回弱势中的港元,港汇继续下跌至新低,股市亦回升乏力。踏入九月,美国虽有部分银行减息,但转淡的投资情绪则未见扭转过来,大市在全无新利淡消息入市冲击下节节败挫,市场出现了恐慌性拋售,每日恒生指数跌六十点为等闲事,跌逾百点也曾出现!以当时只有千余点的指数来说,其百分比近达一成,不可谓不惊人!当时市场盛传新鸿基地产和恒基地产等公司集资,是股市跌势进一步蔓延的借口。
 股市反复下跌到千一点出现急剧反弹,记得当时股市回升的理由十分趣怪,说是十大华资大户「哭股丧」,为免股市下跌令到身家缩水,因此齐齐救市云云。
 股市大跌之前,楼价被炒升至极不合理的水平,一九八至八一年间,本港起薪点徘徊于八、九百元一个月,但太古城却已炒到一千二百元一呎,形成大量单位空置,在缺乏承接力的情形下,楼价也随股市出现大幅调整。
 香港股市在1100点至1450点之间争持了十个月,一九八二年八月,恒生指数在挥之不去的地产市道弱势以及政治前途阴霾的双重打击之下,终于引发起另一次恐慌性拋售浪潮。这一轮跌浪可以说主要由香港九七前途问题所带起来,本港一份财经报章独家报导中共在九七年后「铁定」收回香港主权,消息引起整个社会极大的震荡。当时市场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说,七月间本港十二位有头有面的商界知名人士应邀前住北京,和中国领导人交流意见。返港之后,这「十二栏杆十二钗」便开始拋售手上所持的港股了。
 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香港一个历史性的关键时刻,当日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就香港前途问题与中国领导人展开初次接触。访华之后,戴卓尔夫人表示英国会依照三个条约办事,并称会对香港市民负起道义上的责任,而中国则坚持「中国收回香港主权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神圣责任」。事件的发展令到中英双方关系陷于最低潮,双方在香港前途问题上意见严重分歧,于是敏感的股市直线下泻,市场情绪悲观到极点,在英首相访华前一个交易日(即九月二十二日),恒生指数报1121.85,但访华完毕,迅即滑落至800点水平之下,当年十二月二日最低跌到676.30的新低位!
 当时对股市不利的谣言四起,市场盛传本港知名世家子弟大举拋售股票套现,将永远撤离香港市场,另外,外资调走资金、大户出售资产套现等消息日有所闻,加上港元大跌,整个香港充斥着一片末日情绪。那时候,谁也不知道676.30原来就是最低点,其后虽然市场依然饱受政治和经济因素的冲击,但都没有再跌低过这水平了。
 从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到八四年九月,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草签之前,香港股市便在676点至1000点之间反复上落,这段艰辛而又漫长的日子,每一位经历过的股民都知道是不容易捱的。这段日子里,中英双方「互谅互让」,在香港前途问题上的会谈取得进展时,股市就雀跃上升;当中英双方骂战,各不相让下,股市就惊惶下跌。此外,地产市道持续淡跌,其恶果亦逐渐浮现出来,加上银行风潮的蔓延,当时港股投资气候的恶劣景况可想而知。
 
一九八七股灾回顾
 一九八七年十月股市灾难性的下跌爆发于十九日,二十六日出现最悲观最恶劣的时刻,其实当时股市的顶部早在十月一日那天便出现了。十月一日那天,恒生指数最高曾升上3968点,其后市场呈现好淡争持,但全日大市仍上升6.09,以3949.73收市。自这天后,大市便没法再重睹这高位了,不过市道尚未下跌,投资气氛依然炽烈,虽然这段期间美股己现跌势,但港股却摆脱外围跌市的影响在高位争持上落。
 在十月十九日爆发大跌前一个交易日,即十月十六日星期五当天,市场已初露跌市玄机。当天恒生指数一度跌逾百点,跌市最凌厉在中午的一段时间,那时市场全无利淡消息入市,大家不知道大市因何下跌。午后市道出现反弹,这反弹令不少投资者对后市继续抱有信心,被接踵而来的狂泻杀个措手不及。当日全日指数只下跌45.44,而期指仍高水达107.1(现货月份),远期月份的溢价更高逾200点;报章引述证券业人士的看法,极大部分都继续看好后市,认为市底稳好,下周便可反弹回升。只有极小部分认为受到美国加息的影响,调整之势或会持续,但似乎没有人敢对后市看淡。
 十月十九日星期一,香港没有不利的经济新闻出现,中英关系空前良好,可是香港股市却出了乱子。十点钟联合交易所刚开市,强大的拋售浪潮便告出现,所有蓝筹股纷纷低开好几个价位,接着沽盘排山倒海般出现,二、三线股份跌幅更见凌厉,许多股份牌下更只有卖家,没有买家。十时十五分(开市后十五分钟)恒生指数已跌去120点,接着市场喘定下来,沽盘稍收敛,十一时正恒生指数弹升了二点多,接下来另一轮沽售狂潮又再涌现,十二点钟指数再跌去约140点,报3524.64。我当时身处于经纪行里,记得当时不少股民互相询问:「到底发生了甚么事?」「香港陆沉吗?」大家都找不到解释的理由,若说受到美股大跌的心理影响,但港股的反应却较美股更加激烈,似乎是有点过分。
 然而,当时最困扰市场视线的要算是置地的表现了。当时置地被收购的传言不时在市场流传,在大跌市前夕,此说更是甚嚣尘上,有说日本财团出价每股十三元以上全面收购,有说刘銮鸿有意狙击,令到置地股价在大跌市中逆流而上,使不少投资者寄以憧憬,忘记做好跌市的预防措施。
 由于跌市实在过分,而且市场全无看淡的理由,于是十二点过后,一些经纪行开市执平货,使股市轻微反弹23点,以3547.90收市。
 中午时分,中环一如往昔,各酒家食肆依然人头涌涌,但可以看到许多人面上都失去了笑容,神情相当凝重,银行的股票报价机前站满了人,电台、电视台都以头条来报导这宗新闻,传播媒介不但把消息传了开去,也把恐慌传了开去。此外,不少人把噩耗告知亲友,恐慌迅即蔓延至香港每一角落。下午二时三十分股市重开,卖盘排山倒海般涌至,连「跌市奇葩」置地也告不支而下跌,整个下午短短一个钟头,恒生指数再跌185点,许多股票甚至是蓝筹股均只有卖家,买家牌下空无一人,股民欲哭无泪,市场投资情绪就在这一日内从绝对乐观转为极度悲观。
 当日上升股票只有一只,就是「百利达熊债券(九二年期)」,全日升幅为8.33%,跌幅之首是「港澳发展九六年认股证」,跌幅高达32%。股市满目疮痍,期指市场就更加不堪一击。由于期指市场有停板制,所以早上当市场下跌超过150点时,期交所便按照规例将之停板,下午复市后,期指叫价大幅跳落,接近三点时,现货和十一月份期货再跌180点和150点,市场再作第二次停市。据当日出市的交易员忆述,当时湛博土在期交所里目睹市场惨况,脸色铁青一片。
 
 
由于跌市由美国方面引起,因此当日晚上虽然香港股市已休市,但投资者依然人闲心不闲,一方面看伦敦港股的报价,另一方面则等待美国股市开市的变化。
 华尔街股市甫开市便因为外国股市的大跌而大跌,所有投资者心情都一片沉重。大家都知道明日港股将会因美股的下跌再下跌,而美股又再因外围的下跌又再下跌,形成恶性循环。
 当晚电台电视台频密报导美国股市最新市况,气氛显得十分紧张,结果当晚美国杜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狂泻508点,创下美国百多年来单日最大跌幅纪录。当日各大报章都以套红和粗黑体头条报导美国股市市况,相信当时许多投资者看到新闻之后都一筹莫展,等待十点开市时宣判死刑。
 二十日清晨本港联交所召开紧急应变会议,宣布为了令投资者保持冷静,以及积压大量未清理的交收,联合交易所停市四天。这令人感到相当愕然,然而相信当时不少股民皆拍手赞好,认为这是英明理性之举,令到恶性循环暂止。尤其是当日世界各地股市均大幅暴泻,日本日经平均指数大跌3836点,伦敦金融时报指数大泻250点,澳洲股市狂跌510点,香港股民更庆幸这停市可使自己逃过大难。在停市的四日里,每日各大小报章的头条均离不开股市,有些报章甚至加印号外版,尽可能以第一时间报导美股收市情况。
 不过,周三华尔街股市大幅回升160点,于是有些人开始提出疑问:停市四天是否太长?是否有损香港成为金融中心的声誉?而法律界人士李柱铭更指联交所停市不合法。
 李福兆开始面对舆论界的压力,但他依然坚持要在下星期一才恢复市场买卖,并认为若因美股回升草率复市,那么美国再跌是否又再停市?他还认为周二若非明智决定停市,股市已是「遍地尸骸」了。
 至于港府方面,也同样作出支持联交所做法的言论,财政司翟克诚在该星期的立法局会议中就说过:「政府认为股市停市四日的决定是十分适当的,政府亦不会彻查今次事件是否涉及个人利益。」港府认为这项决定完全符合社会人士以及投资者利益。
 这停市四日除了清理股市积压的交收,令投资者保持冷静,以及引起社会的争辩之外,最严重的其实是期指市场面临崩溃的危机。由于涉及问题的重要性和复杂性,港府聘请伦敦主要商业银行之一的Hambros
Bank Ltd.出任顾问。
 这四天很快便过去了。相信当时每一个股民的心情都不好过,大家都不知道复市当日市场将会怎样。虽然在复市之前,各方面均已作好应变措施,除了专家都力陈本港经济表现良好,股市不应再跌之外,银行公会亦把最优惠利率调低一厘至七厘半,希望能够藉此以稳定市场。
 二十六日,开市时间较往常迟了一个钟头,十一点正,甫开市只有沽家而没有买家,卖家跳价求售,无人敢螳臂挡车入市买货,蓝筹股最先有零星买盘入市挂入,一般所承的第一手价就是当天的最高价。十五分钟过后,恒生指数已跌去650余点,十一点四十五分更跌近900点,接着才稍见反弹,但早上收市时恒生指数还是下跌了845.04。
 午后,市况再度转劣,投资情绪悲观到极点,斩仓盘入市,投资者为拋售而拋售,结果全日共跌去1120.70,以2241.69收市,跌幅共达33%,创下全球最大的单日跌幅纪录。现货期指市场更是四度跌停板。
 接着,港府宣布了一连串的救市措施,其中包括豁免上市公司买回自己股份的限制,外汇基金、赛马会、汇丰银行等均入市买股票,希望能产生带头作用。
(有删节)

 

此文转载自新浪博客,出处于原文地址: 港股风云,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Advertisements